<
继续看书

大周,北县,双刘村。

双刘山半山腰的一处木屋内。

“石轻,既然你抽中了这签,天意如此,也算是对我们收留你三年的报答吧。”

石轻端坐在木屋内面色铁青,村长刘成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荡。

看着桌前热乎乎的几个肉菜,石轻没有丝毫的胃口,他苦涩的闭上了眼睛,回忆过往种种。

“石轻啊石轻,枉你前世还是个在商界摸爬滚打最后有所成就的商人,没想到穿越之后,不仅三年无成,最后竟要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为什么我石轻会穿越到如此残酷的世界!”

石轻猛的一掀桌子,桌子上的饭菜撒的到处都是,他毫不在意,只是捂着低下的头脸色无比痛苦。

他本是蓝星人,人到三十,经过辛苦创业,终于在而立之年打拼下了自己的一份家业。

单身的他本想着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却不料一次醉酒后,就魂穿到了这个世界!

天可怜见,他只不过是在多年未见的女神面前,喝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装装比啊!

这个世界充满邪魔鬼怪诡异残酷,没有道士和尚降妖除魔,没有在世仙神普度众生,有的只有用不断熬炼的筋骨血气去杀伤鬼怪的武者。

三年时间,石轻的生命如风中残烛,随时经受着外界的摧残,朝不保夕,长久的压抑和忍耐让他濒临崩溃。

提起袖子,看着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疤,那是双刘村的村民欺负他这个外乡人所留下的痕迹。

三年间,他身上没有一块好皮,往往旧伤疤还没好,便被重新殴打开裂,现在的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早已病入膏肓,即使没有这次的抽签,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若非自己对他们还有些用,他真不知自己该如何在这个村子里过下去。

石轻想起三年前,当初自己穿越到这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从乱葬岗里爬出来时,当天差点被不由分说的双刘村村民用草叉叉死。

最后被绑到村神面前验明正身,确定不是诡异,才被饶过一命。

想起村神庙里那架血腥妖异的大鼓,石轻一阵战栗。

那面大鼓被双刘村奉为村神已有二十多个年头,具有十分强力的驱诡力量,当有诡异进入村里时,村中央的大鼓就会发出鼓声驱散诡异。

当然,这面鼓也不是任凭驱使,只有献祭的血肉越多,鼓声的驱诡效果也就越强。

三年间,石轻见过这面大鼓驱散很多诡异,也见过它将一些受伤的村民吞噬的惨状。

若非他造出了弓弩飞箭抵御僵尸猛兽,又改耕田,变粮道,他这个蹊跷复活并且记忆全无的外乡人早就被拿去喂村神了。

可惜三年后的今天,他已经黔驴技穷造不出任何新的东西,又不肯交出这些东西的制作方法,因为他知道交出去也是死,而且死的更快!

于是,通过一次假惺惺的抽签仪式,他被选上用做三天后的祭品来献祭村神,保佑秋收顺利,可特么的这才五月份啊!

在村长刘成的操控下,抽签变成了明目张胆的作弊。

他亲眼看见,村长将刻着自己名字的木牌,最后一个放进木箱里,随意搅了一搅,拿上来的居然还是自己的木牌。

想起前段时间村长拐弯抹角试探自己有没有新发明,却被自己搪塞拒绝时阴沉的模样,石轻叹了一口气,他靠着发明苟延残喘,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当这一天真的出现时,他还是无法保持平静。

况且弓弩器械,土制化肥农药,堡垒箭楼,皂巾牙刷,凡是能在这个时代做出来的东西,石轻都一一造了出来。

为了保命,三年间,他那原本还算丰富的知识库早就被榨干。

若非留了个心眼,一些重要器械的制造只经过他手,也从不对外展示,恐怕也活不到现在。

“哔哔!!”

就在石轻低头思考时,一阵尖锐的声响传来,那是警戒的哨声,说明有诡异靠近村子。

当然这种哨子响起,往往意味着是一些小麻烦,但如果是村神庙里的那一尊响起的话,不死上几个人是不可能的了。

石轻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决定出去走走,虽然知道自己会被监视,但他还想尝试一下,是否有逃走的可能。

半山腰下村口,两排三尺高的木栅栏围住了上山进村的必经之路,斜坡上此时已经集合有数十名村民,他们拿着长棍将一些快要跳到到栅栏上的僵尸给捣了下来,随后用棍子猛敲僵尸的头部。

没错,这个世界是有僵尸的,而且和石轻前世电影里演的一样,都是蹦蹦跳跳行走,白天潜藏晚上出没。

但所幸大部分僵尸行动缓慢,即使一个十岁的男孩也能在其面前逃脱,算是这个世界里最没有杀伤力的怪物之一了。

“大黄!情况怎么样了?”

石轻跑过来对着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问道,由于大黄智商稍微有些低下,所以这是他在这个村子里唯一可以正常交流的存在,毕竟大黄不会跟着其他人一起虐待自己。

“还好还好,呵呵。”

“这次只有十几…几只,有了你造的,那个…那个叫做什么‘鹿砦’的东西挡着,对付起来很轻松!很轻松!”

说着,大黄还乐呵呵的拿起棍子,在石轻面前示范了起来。

“那就好。”

此时一群身材明显比普通村民高大的一伙人走了过来,为首之人只穿个汗衫,面容精瘦,衣服并未扣上,露出宽厚的胸膛,两臂上膨大的二头肌十分显眼。

为首的强壮大汉就是石村长刘成的大儿子刘威。

此时的他带领的一群人并没有去帮助村民们抵挡僵尸,反而站在一旁对其他村民们指指点点,不时传出嬉笑和不屑,对外美其名曰督战。

石轻眉头紧皱,不去理会这群无所事事的混混,不料刘威却走上前来,一把抢过石轻手上的棍子,只是轻轻一挥,就将栅栏对面的一只僵尸打得踉跄。

看到此幕,刘威还不满意,又一棍子打在这个僵尸的头上。

咔嚓一声,僵尸的头被整个打烂,随后身体摇晃了几下便倒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刘威直接将棍子扔到石轻身上,头也不回的哈哈离去。

石轻揉了一下有些疼痛的胸口,随后面无表情的拿起棍子继续抵御着僵尸。

僵尸杀之不尽,来源也不详,只知道每天晚上都会固定出现。

用石轻制造的锐器杀伤也只是浪费箭矢而已,所以平常遇到了也只是拖延到白天,一旦到了白天,这些僵尸如果不退走,就会在阳光下直接化灰,所以只要保证僵尸不垒在一起跳过栅栏即可。

想着刘威临走时的挑衅,石轻沉默不已,他没有生气愤怒,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用藏好的弓弩杀了刘威,也解决不了问题。

因为村子里有武者,而且是那种远超前世断树碎石的武者,自己就算杀了刘威,也会被随后赶到的武者杀死,于事无补。

而且村外诡异遍布,他又从来没有出去过,贸然逃跑只会送命而已。

想到现在这群家伙还在远处监视自己,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提前逃出村外去探路,石轻不由一阵烦躁。

他看着对面青面獠牙狰狞恐怖的僵尸,猛地将手中的棍子砸向僵尸的头部,

“砰!”

棍子上传来的巨大反震力让石轻的虎口一阵酸麻,栅栏对面的僵尸也被砸得怒吼连连,但他不管这些,拼命挥舞着棍子,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终于,面前的僵尸被他用棍子彻底砸烂脑袋,脑袋里的青脓淌了一地。

发泄完后,石轻长舒一口气,放下棍子,坐到一旁的石头上。

可就在这时。

他却突然愣在原地。

“这是……”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屏幕,像极了前世的虚拟投影,上面不断出现密密麻麻的文字。

【检测到宿主通过杀戮诡异获得了足够的源点,是否立即开启人生模拟器?】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

石轻先是一愣,随即面色狂喜。

一旁的大黄见状问道:“石轻哥怎么了?”

石轻看到自己的异常被发现,赶紧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回道,“哦,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起高兴的事了。”

“高兴的事是什么?”一脸憨憨的大黄挠挠头,有些不解。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赶紧打僵尸去!”

打发走了大黄后,石轻躺在路旁的大石头上,将身子背对着众人。

“系统,告诉我你的功能!”

【检测到宿主通过杀戮诡异获得了足够的源点,是否立即开启人生模拟器?】

好吧,居然是个傻瓜机,如果不是自己机缘巧合完成了开启条件,恐怕自己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早已有金手指了。

不过,我也不嫌弃你。

石轻兴奋的回答:“是!”

【开启成功,当前源点为10点。】

【是否使用人生模拟器?使用一次消耗1点源点。】

‘这么便宜?’石轻心想。

“是!”

顿时,石轻的眼前出现了一行行文字。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