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夏芊等人惊慌失色,脸上的血气不约而同都退的飞快。

可苏荷没有回答她们,反而找了个最佳姿势躺在地上,如被狂风摧残的娇花,柔弱不能自理。

眼里还流出两滴鳄鱼泪,嗓音颤巍巍,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威胁与欺负。

“夏芊师姐,是,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碍着你的道了,见到你一定躲的远远的,不让你觉得心烦,你不要杀我好不好?”

见苏荷如此,夏芊也不是傻瓜,她在同伴的拉劝下眼中都瞪出了红血丝。

“贱人,你敢算计我!”

“不,不敢的,夏芊师姐你误会我了,就像师姐你说的,我只是区区一个凡人,怎敢得罪师姐,只要能好好活着,就已经很心..咳咳...心满意足了。”

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却泅湿一片红意,苏荷瑟缩着身子,睫羽不安的轻颤抖动,当真是弱小可怜又无助。

可在只有夏芊能看到的角度,苏荷却故意勾了勾唇角,极其恶劣地挑衅。

夏芊怒火中烧,脑海中的理智瞬间崩了线。

“我杀了你!”

她挣脱身边人的阻拦,无数火诀凝聚的火球朝苏荷的方向砸了过去。

苏荷眼里映着那火光,眼神都似乎更亮了些,她虚弱地抬臂用衣袖挡在面前,似乎以为这样便能少受点伤害。

可在夏芊看来就是螳臂当车,天真可笑。

直到---

“放肆!”

一道呵斥声从远处传来,其中的威压让夏芊嘴角溢出血丝,可她仍固执地对苏荷用着杀招。

不过那些火焰攻击都被一道冰墙阻拦,与此同时,掌管戒律堂的四长老连同几名弟子御剑从空中飞落下来。

其中一名梳着垂挂髻,穿着蓝白衣袍的清冷女子快步走到了夏芊面前,对着正要行礼的少女直接打了一巴掌。

夏芊不敢置信地捂着脸看着眼前人,红了眼眶有些委屈的样子,可向来对她极好的白师姐此刻却极其失望地看着她。

“芊芊,师姐平日里就是这样教你罔顾宗门戒律,欺负同门的吗?”

“师姐,我没有,是…是她,是苏荷她先挑衅我的,她故意引我说那些话,是她算计我。”

眼中含泪,夏芊嗓音带着哽咽地辩解起来,可白芷嫣却继续训斥。

“还耍小性子,你就是平日里被我惯坏了,性子单纯又鲁莽,说话也不知分寸,空长了单系火灵根的天赋,却没点脑子。”

听到这里,夏芊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她忍不住反驳。

“师姐,我没...”

“还顶嘴?”话被打断,白芷嫣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轻戳了下面前少女的脑门。

“芊芊,你就是年轻气盛,太浮躁了,你现在已经练气八阶了,更应该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筑基,而不是把时间虚度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之上。”

“再过一年就是仙门大比,以你的资质天赋,一定能为宗门争光,成为宗门的骄傲和助力,当年师尊想来就是看中你这一点,对你有所期望,所以才把你从朱雀世家带出来,等师尊闭关出来,应该会收你为徒,可是你....”

像是气极不愿再说下去,白芷嫣甩袖背过身去,夏芊见最亲近的师姐如此,立马就慌了。

她十三岁被太上长老带入宗门后,便是白芷嫣带着她,对夏芊而言,白芷嫣亦师亦姐,是她最依赖,想要追随的存在。

“师姐,我错了。”她伸手想要去抓白芷嫣的衣袖,可这时耳边却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咳咳...不,不用的,我没关系的,夏芊师姐无需勉强,你是天之骄子,是宗门未来希望,怎能跟我这一介凡人道歉。”

那边苏荷听见那些看似斥责夏芊,实则在保她的话,再瞅瞅在场最有份量的人,也就是戒律堂的四长老。

对方满脸深思熟虑,像是在暗中盘算利弊得失。

也对,一个宗门天骄,太上长老未来的徒弟,跟一个凡人孤女,会偏颇谁,这不显而易见吗?

至于公平?那是只有强者才能讲究的东西。

不过负债在系统商城用十积分才买到的学舌花,可不能就被对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解决了,怎么着也得扒层皮收点精神肉体损失费才对。

“苏荷,谁要跟你道歉!”自己的意思被故意曲解,夏芊本就憋着一肚子气,她瞪向苏荷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只是碍于白芷嫣跟四长老的存在,她拽紧拳头,咬紧牙关,还是忍耐了下来。

“夏芊师姐,没关系的,你不道歉就不道歉吧,别再打我了,我身上好疼,咳咳...”

怯生生地抬手做出防护姿势,可却露出了胳膊上的淤青伤痕,当真是没一块好肉。

好些人瞧见了,有些躲闪,有些却是露出同情愤然的目光。

“这下手也太重了。”有人忍不住嘀咕出声。

在场的除了苏荷之外都是修仙之人,自然耳力非凡,即便对方刻意压低声线,但还是传入到众人耳中。

肉眼可见的,夏芊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她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白芷嫣用眼神暗示拦住,而一直沉默不语的四长老也终于开口说了话。

“都别站在这了,随我去戒律堂将前因后果说清楚。”

听见这话,便是这事不能如夏芊她们所愿,轻拿轻放了。

“四长老...”白芷嫣走上前想要说些什么,可蓄着白胡须的中年男子却径直从她身边走过,看起来铁面无私的样子。

白芷嫣表情有些许的尴尬,可苏荷明白,这并不代表着就是能够公平公正,而是因为她弱者的姿态放的太低。

所以四长老即便想要偏颇,也不能堂而皇之地包庇,否则便会受到弟子质疑和名誉损失,严重点可能宗门都会因此失了脸面。

但他应该没想到,苏荷铺垫这么多,就是为了去戒律堂。

那里有一面问心镜,是宗门三宝之一,重点是,当年原主就是在问心镜新生器灵的帮助下,觉醒了天灵根潜质。

那时原主也是被夏芊等人欺负,实在受不住了便闹到了戒律堂,渴望能够被拯救,却受到了偏颇对待,失望心冷之下,冲进了问心镜想要自证清白。

等她再出来后,没多久便身体发热,灵根天赋开始显露,让她瞬间从没人要的烂白菜,变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