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白皙纤细的食指与无名指之间夹着一颗黑棋,缓缓落在棋盘上,蓝色的面纱之下红唇微启:“译君,你输了。”

穿着黑色衣袍的男子,朝着面前坐着的女子作揖一拜轻声回答:“是,阁主的棋艺精湛,早在三年前属下的棋艺就不如您了,如今输了倒也是在意料之中。”

听完译君的话,她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波动,“这么久了,这盘棋,也是时候该下,吩咐下去,开始实施吧。”

“是,阁主。”

———————阴魔森林—————

颜姒站在阴魔森林中,四周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几个魔团围绕着她来转,发出阴森恐怖的笑声。“我闻到了你不是人类的味道,真有意思,若是得到了你的身体,那倒也不错。”

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低着头玩弄着手指,漫不经心地说:“就凭你们?可笑。”

话音刚落,她的手上就凭空出现了一根青白色的玉箫,就随意地往前一挥,顿时青光朝着那些魔团飞去,魔团与青光相撞,发出刺耳地尖叫声就消失了,森林重归平静。

天下分为人、魔、妖三族,以人族为主,魔是被两族排斥的东西,因为魔没有实体,它却可以说话,有一些强大点的还可以夺占别人的身体。弱一点的若不慎被它染指就容易迷失自我,遇人就杀。所以才会令人害怕与厌恶,人人见而诛之。

妖族近些年来也愈发壮大,妖界与人族有明显的分界线,只要不越界,一般都相安无事,三族鼎立而无战争。

而阴魔森林是人族与妖族的分界线,但常年昏暗无光,所以有些魔族便聚集在此,迷惑和杀害踏入森林的人,以至于进入阴魔森林的人极少,慢慢地大家都叫这为魔林。

颜姒将手中的玉箫轻轻抬起,玉箫浮在半空中,发出青白色的光,顿时将她的周围都照亮了。

出了魔林发现外面正是青天白日,颜姒的身影瞬间就消失了。

出现在了方圆百里外的玄境城中,也就是人族的地方。

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颜姒见此也难免露出了一丝好奇。“卖冰糖葫芦咧,谁要冰糖葫芦~”

她的不远处有个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在喊叫,顿时就勾起了她的食欲。“老爷爷给我来一串吧。”

老伯抬起头看了一眼,是个身穿蓝衣长相妖艳的姑娘,目光停留三秒后回过神来连忙说,“好的好的,一共三文钱。”将手里的冰糖葫芦递给她。

钱?颜姒从腰部取下荷包,从中拿出一锭银子递给老伯说:“不用找了。”随后就走了。

将手中的冰糖葫芦咬了一口,嗯,确实不错,酸酸甜甜,挺好吃的。

她随意逛了逛,突然看到了依品阁,想着要换一套衣裳,就走了进去。

店中的老板看到有客人来了,便热情地问,“姑娘你看看你想要什么?”“就将你店里最好看的拿来给我试试吧。”

老板顿时拿出了一套白色上面有银色流云的流仙裙,“姑娘,这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你看怎么样?”颜姒点了点头“就要这套了。”

她换好了衣服出来,脸上也多了面纱的遮掩,付了钱之后就离开了。

静尘客栈中,二楼。

“薛兄,你说魔族开始动荡了?可是当真?”景然撑着桌子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男子,那个叫薛兄的男子满脸严肃不苟言笑地点了点头。

“是的,必须找到魔族的圣物五彩玉壶才能让魔族重归平静,否则,人间必有大祸。”

景然若有所思的样子引起了薛祺沐的注意,不由好奇地问:“怎么了?”景然看着他说,“这魔族圣物不是已经消失不见了吗,要找到已经消失了三千年的东西谈何容易,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它长什么样,怎么找?”

薛祺沐了然一笑,“自然是有备才讲的,陛下早就命人将这东西的历史整理了出来,除此之外,国师也会帮忙寻找。”

“国师容兄?他居然也会出面吗?”

“他也是人族的,又是为了佑天下而生的,这么大的事,他又怎么会不出面呢,而且此次的灾祸也是他预言到的。”薛祺沐拿起面前的茶浅尝了一口,抬头看了一下天,“走吧,天色不早了,该回去了。”

景然看着他咧嘴一笑,“嘿嘿,那个薛兄啊,你就先回去吧,我再去逛逛,可别告诉我爹啊,你就说我还有事在忙晚点回去。”

薛祺沐摇摇头叹了口气说,“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自己注意安全,可别闯祸了。”说完他就走了。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