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崽后王妃一心想和离
继续看书
21世纪的医学高材生穿越成为臭名昭著的相府嫡女。 嫁给战神王爷的前夜发现自己怀里揣个球。 王爷要与她和离,侧妃想让她死,她转了转了手里的手术刀,轻描淡写道:“好,等老娘干完这一票。” 她斗白莲,辱渣男,坚决与王爷和离。 她用自己高超的医术赚了很多钱,一个人过的风生水起。 小白脸弟弟天天上门乞求,“姐姐,咱们成亲吧。” 王爷赖在她家里不走,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千好万好,都没有原配好。” 儿子出生后,王爷更不走了,他抱着她的儿子亲了又亲,发誓要做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后爹。 ……

《揣崽后王妃一心想和离》精彩片段

雪思月艰难的爬到轿子里,转身对王公公说道:“谢谢王公公,要不是您,我今天可能要违背圣意了,真是太谢谢您了。”

欧阳穆心中那口郁气还没有下去,雪思月又来故意气他。

他放下轿帘,转身恶狠狠的看向雪思月,脸上写满了鄙夷。

雪思月一脸的轻松,看都不看他一眼,根本不把他当回事。

被人蔑视的感觉甚是不好,欧阳穆怒火又加重一筹。

他如渊的眸子里射出两道寒光,像两把利剑直插进雪思月的心脏。

他压低了声音,赤裸裸的威胁道:“我警告你,到了宫中把嘴闭严了,不要胡言乱语,否则,后果自负。”

雪思月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但是就冲他的语气,她有一百个想拍死他的冲动。

她回了他一个冷冷的眼神,随口撂出去一句话,“管好你自己得了,咸吃萝卜淡操心。”

嗯?

欧阳穆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不过从她的语气中他也能猜测到雪思月口中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轿子里空间狭窄,欧阳穆有心想收拾她,也施展不开。

欧阳穆将眼睛瞪的大大的,气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雪思月不管那么多,她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渐渐的,一切都安静下来。

仿佛万千纷乱的世界在她的脑海里一下子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全身撕裂般的疼痛。

她睁开眼看了看,欧阳穆正靠在窗棱上打瞌睡。

那厮睡着的时候看起来还挺好看,一张脸有棱有角,特别的男人。

哎!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可惜了,脑子不好使,傻缺一个。

轿子还在前行,曲曲折折,也不知道走的是什么路。

不过,自从她穿越过来,从来没有走出过穆王府,根本不知道京城到底长什么样子。

她撩开轿帘看了看,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街边的店铺里琳琅满目,有卖吃的,有卖穿的,还有卖玩的。

都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东西。

雪思月不仅感慨,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盛世繁华。

她心中充满了好奇,目光中充满渴望。

等哪一天她自由了,一定出来好好逛逛,感受一下这个时代的繁华与美好。

这一幕被刚刚睡醒的欧阳穆看的清清楚楚。

他十分的嫌弃的转过头,眼中充满了鄙夷。

轿子继续前行,不知过了多久,外边的喧嚣声消失了,他们已经来到宫里。

红砖深墙,几位宫女和护卫在院子里不停的来回穿梭。

不远处,高高的楼阁映入眼帘,金碧辉煌,琉璃瓦在阳光的映照下斑驳陆离。

马车停下,欧阳穆纵身一跃,跳下轿子,把雪思月一个人留在轿子里,根本没有要帮她的意思。

雪思月看着他潇洒的身姿,在背后狠狠的问候了一句他的祖宗。

她慢慢的掀开轿帘,在巧香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走了下来。

落日的余辉铺洒下来,将她曼妙的身姿拉的长长的。

尽管她全身疼痛,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当这并不影响她的美。

她像是一只美丽的丹顶鹤,站在空旷的原野上,美的无法形容。

有那么一瞬,欧阳穆看得出神。

他知道雪思月长的漂亮,没有想到她娇喘吁吁时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王妃娘娘,这里是兰陵殿,奴婢不能进去,您走路的时候要小心。”巧香不放心的嘱咐道。

雪思月点了点,强忍着疼痛说道:“放心吧,巧香,我不会有事的。”

欧阳穆也回过神来,当他再看雪思月时,仍旧厌恶的无以伦比。

他睥睨她一眼,大踏步的向兰陵殿走去。

兰陵殿的外边站满了各府的下人,巧香站在边上,心疼的看着雪思月。

她深吸一口气,提了提精神,跟在欧阳穆的身后,缓缓的向殿里走了。

一段不是很长的一段路,她走了好久,终于进入正殿。

此时,正殿里站满了人,他们一个个穿的雍容华贵,富丽堂皇,但都面色都不是十分好看。

雪思月几乎不认得这些人,他们都是宫里的权贵,她一个丞相家的大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根本没有机会认识他们。

欧阳穆进来的时候,有几个男人冲他微微点头,并未交谈,气氛十分的压抑。

雪思月来到欧阳穆身边,欧阳穆却身子一紧,立即迈出一步,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像是病毒一样。

她将目光投向欧阳穆,在心里暗戳戳骂了一句,“这货真是大傻缺,一点面子都不给,好歹也是夫妻,这样做不是扇自己的脸吗?”

欧阳穆直觉耳根发烫,他下意识的摸了摸。

人越来越多,正殿里几乎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了。

雪思月找了一个角落躲了起来,反正欧阳穆不想跟她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她躲的起来倒也清净。

只是,她刚站稳,一位年轻的女子摇曳生资的向欧阳穆走来。

她梳着祥云髻,插着一支荷花簪,身穿粉色妆花绸缎的石榴花裙,脚上穿一双珍珠绸缎鞋。

她生的水灵,面若桃花,耳垂上挂着一对翡翠耳坠,一步一摇曳,步步都生姿,整个人像是天宫中走出的仙女,雍容又不失青丽。

她一进门,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的向她看去。

而她则没有半点恐慌之色,仿佛被人仰慕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她笑意盈盈的走向欧阳穆,好像周围的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雪思月心中一惊,原主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这女子是当今长公主的次女王玉娇。

王玉娇是长公主最喜欢的孩子。

她进门之后,盈盈眸子便和欧阳穆对上了。

她的眸光中藏着娇媚,藏着渴望,还藏着几分悲戚。

欧阳穆全身绷紧,脸色变得十分不自然,尤其是王玉娇步履盈盈的向他走来时,他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并把脸迈到一边去。

王玉娇一直爱慕欧阳穆,从小就跟在他的屁股后边说长大了要嫁给穆哥哥。

可欧阳穆爱的人一直都是柳怡情。

尽管后来王玉娇跑到皇太后那里哭泣,撒娇胡闹,也没有如愿以偿。

所以,她一直将柳怡情当做情敌。

后来,欧阳穆娶了雪思月,她又把雪思月当做致命的敌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