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婚当天她误嫁千亿豪门沈遇祁让
继续看书
沈遇自幼失去双亲,从小被二婶一家压榨。 他们一边把她当成免费保姆使唤,一边心安理得靠她贷款养着。 甚至为了给堂弟娶媳妇,二婶瞒着她收了50万彩礼,将她卖给一个三婚杀人犯当老婆。 为了反抗,她先一步和陌生人领证。 可没想到极品亲戚还是一步步紧逼,她慌了。 谁料,便宜老公一个电话,就让对方公司倒闭了。 她疑惑:“老公,你还认识这种大人物?” 祁让淡定道:“嗯,有一点人脉。” 直到某一天,沈遇看到热搜,惊讶道:“老公,那个大人物......有点像你啊?”

《逼婚当天她误嫁千亿豪门沈遇祁让》精彩片段

祁让被沈遇这句话彻底噎住。

他堂堂祁氏总裁,怎么可能拿劣质东西糊弄人?

那些红酒,都是正儿八经的祁氏定制高端酒,佛跳墙也是用最新鲜的食材做成的。

他不过是为了隐瞒身份,装个穷而已。

“不会!”

“那就好!”

沈遇放下心来,任由祁让牵着她的手出了餐厅,“账单记得发我,我发了工资就把钱还你。”

虽然有些不满祁让口出豪言,要为同学聚会买单,但是沈遇心里还是涌起丝丝甜蜜和感动。

祁让没有回应,一出餐厅,飞快地松开沈遇的手。

“你别多想!”

他边说,边掏出酒精湿巾,认真地擦手。

刚刚的温柔,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沈遇:!!!

狗男人,竟然嫌弃她!!!

她也不甘示弱,从包里掏出酒精喷雾,两只手都喷了喷。

喷完还觉得不爽,又继续把全身上下,都仔仔细细喷了一遍。

祁让听到动静,回过头来,忍不住皱眉。

“那个……”

沈遇对上祁让冰冷的目光,尬笑道:“祁先生,我给你也喷喷,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带什么病菌,消消毒,比较保险。”

祁让站在原地,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沈遇立马狗腿地上前,给他喷了喷酒精,“最近流感比较严重,还是小心点为妙。”

喷完酒精,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沈遇识趣地待在最里面的角落,跟祁让拉开距离。

好不容易来安城第一酒店一趟,到最后不但没吃上东西,又多了一大笔支出,沈遇内心多少有些不爽。

她也想吃佛跳墙,想喝红酒。

咽了咽口水,她安慰自己等有钱了,一定来这里点一大桌美食吃吃。

“叮!”

电梯门开。

祁让迈着大长腿先一步出了电梯。

“祁先生,还没到一楼,这里是十八楼。”沈遇提醒道。

祁让停下脚步,回头问她,“你不饿?”

沈遇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

“不饿!”她摇了摇头,“我出门的时候,吃了面包。”

她是饿,但是她没钱吃这么贵的东西。

祁让没有错过沈遇脸上,一闪而过的窘迫。

他蹙了蹙眉,想不通她一个月两三万的收入,都花在了哪里。

“我饿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沈遇左右为难,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刚刚在餐厅两人说了“回家”,这会儿她独自一个人离开,万一碰到同学,怕是又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想到这里,她咬咬牙,决定跟上祁让。

……

祁让的专属餐厅。

沈遇像个好奇宝宝似的,仔细打量着每一处地方。

“想吃什么,自己点。”祁让把菜单推到她面前。

沈遇打开菜单,看到后面的金额,又把菜单推了回去,“不用,我真不饿,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祁让借给她的两万块,还剩一万九千多一点,应该够他这顿饭钱。

就当还他的人情了。

反正后天就到了发工资的日子,这两天她省点,能扛过去的。

祁让没有再说什么,喊来服务生,随便点了几道菜。

安静的餐厅内只剩两人,沈遇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道:“祁先生,你怎么会突然出现?”

祁让轻描淡写道:“来这里找个朋友,正好在电梯里听到有人在讨论你,就关注了下。”

沈遇咬了咬唇,不用想也知道她们在电梯里讨论的是什么内容。

她心存侥幸,“她们讨论我什么了?”

祁让扫了她一眼,抿唇不语。

沈遇自嘲地笑笑,“我来猜猜!讨论我被包养了是吧?”

祁让没接话,一眨不眨地盯着沈遇,想从她的脸上,看出来些什么。

“我猜对了?”

沈遇眼眸里藏着一种让人看不懂的情绪,她幽幽说道:“谁家被包养的人,还需要问别人借两百块钱呀。”

祁让剑眉微微一动,低声道:“抱歉。”

他承认在此之前,听信了李思雨等人的话,对沈遇有所误解。

现在想想,以沈遇的姿色,就算真被包养,那对方也绝对是个不差钱的主。对方又怎么会任由自己的女人,为了几百块钱而发愁?

祁让虽然相信沈遇没有被包养,但是对她的私生活是否混乱,还存在些许质疑。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要是她本身清清白白,她的老邻居们怎么会无缘无故污蔑她呢?

沈遇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笑笑道:“干嘛跟我道歉?说起来,我还得向你道谢呢!”

有结婚证在手,打脸沈悦和李思雨等人,不是什么问题,但是祁让来了之后,让打脸爽翻了好几倍。

“谢谢你!祁先生,我今天很开心。”沈遇真心说道。

祁让脸色淡然,对她微微颔首,“嗯!”

“咚咚咚!”

服务生敲了敲门,端着一盘盘精致的菜肴,进了餐厅。

沈遇闻到菜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有些后悔刚才嘴硬,说自己不饿。

“吃吧!”

祁让把菜往沈遇跟前挪了挪,补充道:“我们集团有餐补,一顿饭花不了多少钱。”

哇哦——

沈遇不禁在心中感慨,祁氏集团的福利待遇真好。

她们公司也有餐补,不过每人每天就十块钱而已。

安城物价高,十块钱顶多能吃碗普通的素面。

她也不再客气,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确实如陆美美所说,这里的每一道菜味道都极佳。

……

刚刚吃完饭,陆美美发来微信。

【哈哈哈哈哈】

【昨天你不是说你同学要直播抽自己耳光吗?结果今天真的有人直播抽自己耳光】

【为了看直播,我还特意下了个app,妈呀,真是笑死我了,这些人为了火,真是什么都能做出来。】

沈遇正准备回复她时,陆美美又发来一张照片。

照片里,正是李思雨三人。

她们围成一个圈,正在互扇。

原本妆容精致的脸颊,这会儿高高肿起,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姐妹,有没有可能,她们就是我昨天说的要直播抽自己耳光的同学?】

陆美美秒回。

【!!!】

【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以为只是开玩笑,没想到真的直播抽自己耳光啊!!!】

别说陆美美,就是连沈遇也以为祁让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张总真拉着人去直播抽自己耳光了。

【明天去公司说,我这会儿还有事。】

回复完陆美美,沈遇试探性地问祁让,“祁先生,你在祁氏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那个张总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