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小张氏目瞪口呆,这,这是清贵人家的大小姐么,这简直是见钱眼开的土匪

她当然不乐意,这些都是要留给月白的

还未等她张嘴,林清柚就叹息了一声

“哎,我一个年轻女孩子,是爱美的,你要是舍不得自己的东西,那就把我母亲的嫁妆给我吧,不然,我将来进宫了,可要和陛下诉苦了”

小张氏没想到昨天还不愿意进宫的林清柚现在已经会拉着陛下做大旗了,她既舍不得自己的首饰,也舍不得大张氏的嫁妆,权衡之下,只能忍痛

“给你,这些首饰都给你都给你”

林清柚露出一排大白牙,俏皮的说

“多谢了”

林清柚整理好仪容,满头珠翠,满身绫罗的来到大厅,众人这才注意到,这平时总是低着头,不擅言语的大小姐,竟生的如此一副好相貌,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灵动万分,腰身纤细,肤如凝脂,眉如远山含黛,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林时帆怔怔的看着他,下意识的轻喃

"涵淑...."

小张氏的表情瞬间扭曲了起来,她立马低下头,不让人见到自己的表情

传旨的太监也在心里暗叹,果然好相貌,只可惜......

他立马站直腰身,开始宣读旨意,陛下还等着他回宫复命

林清柚接过旨意,林时帆一脸欣慰的说

“如今大局已定,清柚你安心待嫁就行”

林清柚转着手上的圣旨,一脸玩味的说

“我说过我要进宫么?”

林时帆闻言脸色大变,连一直低着头的小张氏也错愕抬起头望着林清柚

林清柚淡漠一笑,嘴角扬起一抹讽刺来,眸光扫过两人,也扫过前厅那些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的奴仆

指望一个女人撑起家族?做梦

她对着小张氏说

“你这般对待我,就不怕我当了皇后,报复你么?”

小张氏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报复?一个冲喜的皇后,谁把你放在眼里”

嘴里却只能哄着她

“清柚你说的什么话,你是林家的嫡长女,我是你的嫡母,我对你自是问心无愧”

林清柚眯起双眼,凌厉的眼光中泛起杀意,好一个问心无愧!

她抬眸望着林时帆,淡淡地道

“她这些年如何对待我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愿意知道?”

林时帆被当场揭穿,恼怒的说

“放肆,我林家养育你多年,你不想着报恩就算了,还敢质问为父,这就是你的教养么?”

林清柚突然觉得眼前这对夫妻简直是绝配,一个虚伪,一个狠毒,她突然就不想纠缠下去了

一个转身往外走,说出的话却让林时帆心惊胆颤

“我是不会进宫的,想求富贵,自己去想办法”

“老夫人到”门外传来高喊声

林时帆和小张氏面面相觑,神色一凛,居然惊动了老夫人

林清柚敏锐的发现,厅中的女仆腰杆挺直了几分,连呼吸都轻微了不少

看来这个林老夫人是个人物,可是林小姐的记忆里却没有这个人,说明这些年,她也丝毫不在意这个孙女过的好不好

林清柚讽刺的想,不愧是林府的老祖宗,一样的绝情

众人也诧异,老夫人一向深居简出,除了抚养二小姐,不问世事,大小姐还竟惊得老太太出来了

一个老夫人身着蓝色福寿花纹的锦衣走进来,手上缠绕着一串极好的檀木香珠,身边跟着一个表情严肃的老嬷嬷,经过林清柚身边的时候,并未瞧她一眼,径直走到太师椅上坐下

林时帆惶恐的作揖道

“惊扰母亲了,儿子万分该死”

林老太太哼了一声,淡然的说

“你确实该死,作为家主这么多年,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对着小张氏一脸厌恶的说

“我看你这个主母也是当的毫无作用,要是不堪重任,就退位让贤吧”

这话实在诛心,小张氏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惊恐的说

“儿媳无能,母亲息怒”

林清柚乐得在一边看好戏,也不说话

这时林老夫人抬眸看着她,目光锐利的问

“说说你的条件吧”

林清柚闻言收起玩味的表情

这是林家真正说话算数的人

她直视林老太太

“你怎么知道我是想谈条件,我要是真的不想进宫呢?”

老太太端起丫鬟奉上的热茶,轻轻撇了上面的泡沫,却是不喝,冷漠的说

“你不想进宫,那我直接一根白绫吊死你,全了你的心愿如何?”

林清柚不屑一笑,这个世界能杀她的人还没出生

“你不怕我死了,林家落得一个欺君之罪?”

林老太太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冷笑道

“圣旨说要娶的是林家女人,我家还有个二小姐呢?”

还未等林清柚接话,小张氏悚然一惊,便爬起来慌张的说

“母亲,月白不能进宫,月白是您亲自养大的,您怎么能把她往火坑里面推呢?"

老夫人看着她厌恶的说

“她吃我林家喝我林家的,我林家对她有养育之恩,如今家族有难,她自然该挺身而出”

小张氏脸色苍白,浑身发抖

不!月白不能进宫,她无助的看着林时帆,却只见林时帆低着头,丝毫没有要反抗老夫人的意思

小张氏咬牙暗恨,这个男人真的是一如既往的薄情寡义!

林清柚真想为老夫人鼓掌,一般人只怕已经被吓到了

她淡淡一笑,毫不留情揭穿

“不要自欺欺人了,林家都沦落到卖女儿上位了,还有本事换人?我可以入宫,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老夫人眉间隐约有一股怒气

“你也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那你就杀了我,然后整个林家给我陪葬,我随你”

林清柚看着自己修剪的整齐的指甲,语气极为冷漠的说

本以为老夫人会勃然大怒,没想到她松开扶着她的嬷嬷的手,一双闪着精光的眸子第一次仔细打探这个自己从未放在心上的孙女

呵呵一笑

“我倒是没想到,清柚你居然有这般魄力”

林清柚不会觉得老夫人是真的在夸她,皮笑肉不笑

“老夫人过奖了”

老夫人眸光依旧凌厉,只是口中却道

“说吧,哪三个条件”

林清柚毫不客气

“第一,贬我这个姨母做妾”

“第二,把我娘的嫁妆和旧仆还给我”

“第三,进宫之前都别来烦我”

“不行,你休想”小张氏不等老夫人做声,便尖声反对,她一双皓眸此时充满了怒火,死死盯着林清柚,牙齿咬得咯咯响

她很后悔当年一念之差,留下这个小贱人的命,早知道,就该让她和她母亲一起......

老夫人完全忽视小张氏这个人,淡淡的嗯了一声

“就这么办”

小张氏委屈的眼神求助的看着林时帆,林时帆不想再折腾,再说了,忠毅侯府败落了,他再娶一个有助力的更好

于是恭谨的对老夫人说

“儿子听母亲的”

小张氏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两眼无神,双目通红,指甲一下一下的抠着地面,发出的尖锐声让老夫人眉头紧蹙,正想说什么

小张氏突然发疯的大喊

“不!我不做妾,我是相爷的正妻”

老夫人不悦的瞧了林时帆一眼,林时帆立马上前捂住小张氏的嘴

“发什么疯,做妾你也是月白和锦槐的母亲”

小张氏恍然间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把推开林时帆,急切的对老夫人说

“我有两个孩子,他们不会答应让我做妾的”

她双眼迷离,嘴上一直不停的念叨

“我不做妾”

林时帆不想再纠缠,到底顾念她一双儿女,商量的眼神看着林清柚

“要不......“

“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声音冷的像是腊月的寒风

林清柚一看,是林月白来了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