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予希祁翊小说
继续看书
“我哪舍得。”祁翊的话,惹来女人更灿烂的笑声。 乔予希仍在地毯上坐着,手指抠住了地板,那双漂亮的眼睛垂下去,表情阴郁。 祁翊对那个女人,和对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刚挂掉电话,乔予希便又一次缠到了他的身上,手搭上他的皮带。 祁翊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卡,“十万刀。”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乔予希指着自己胸口的齿痕,“不知道,哥哥的未婚妻看到这些,会怎么想呢?”

《乔予希祁翊小说》精彩片段

乔予希醒来时身体快散架了,她不满地翻了个身,露出了粉白的肩颈,上面吻痕密布。

浴室的水声停了,身材优越的男人走出来。

在沙发边穿衣服。

乔予希掀开被子,赤脚走上去,趁他脱了浴袍,从后面紧紧抱住他,柔软的身躯与他紧贴在一起。

男人身上还有她挠出来的指甲印,一道一道的,看着没比她身上这些痕迹好多少。

“腰都快被你折了。”乔予希的胳膊绕过他的身体,柔弱无骨的手指在那坚实的肌肉处划弄着,“哥哥有多久没碰过女人了?”

祁翊一改昨夜的放纵,即便被撩拨了,也面无表情,他把乔予希甩开,拿起衬衫套上,周身没什么温度。

将“提上裤子不认人”这句话演绎得淋漓尽致。

狗男人,乔予希在心里骂他,装什么高冷,昨天晚上在床上可不是这德行。

祁翊穿好了衬衫和裤子,乔予希丁点儿不羞赧,依然赤身裸体在他面前站着。

她身材绝佳,要什么有什么,但面前的男人好像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目不斜视。

见他要打领带,乔予希上去握住了他的手,“我来吧。”

祁翊:“滚。”

乔予希被他推开,倒在了地上,祁翊动作熟练地系上领带,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眼底有风暴涌起。

乔予希想,祁翊这是要和她算账了。

昨天晚上,祁翊去参加实验室给他的践行party,乔予希找熟人混了进去,爬上了他的床。

现在清醒了,可不得算账么,乔予希舔着嘴唇,楚楚可怜望着他,“你弄疼我了。”

“我还可以弄死你。”他俯身,抬起了她的下巴,像是在审判犯人,“谁指使你的?”

“没有人指使我,”乔予希含着眼泪,口吻虔诚,“是我,我喜欢你很久了,昨天晚上,是我的第一次。”

“想让我对你负责?”祁翊仿佛听见了笑话,鄙夷地看着她,“我可以送你去坐牢。”

乔予希说,“你没有证据。”

她哭得梨花带雨,说出的话却充满了挑衅的意味,“酒店的监控记录了你拽我进房间,我可以告你强/奸。”

废纸篓里的四只用过的杜蕾斯,说明了一切,乔予希是指着那里说的。

祁翊生平最恨被人威胁,他怒极反笑,冰山一般的脸上,终于有了点情绪,“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乔予希抽噎着,“我这一生,只会有一个男人,就是我的丈夫。”

“你让我娶你?”祁翊想过无数可能,却不曾料到,她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就凭你?”

乔予希刚刚动嘴唇,祁翊电话震响,他松开她去拿手机。

电话接通,乔予希便听见了那头好听的女声,“亲爱的,我下周可能没办法去接你了,你回来的那天,我刚好要出差,接风宴我交给彦青了。”

祁翊:“嗯。”

“这么淡定,”那边的女人笑着问,“我还以为,我这个未婚妻不去接你,你会生我的气呢。”

“我哪舍得。”祁翊的话,惹来女人更灿烂的笑声。

乔予希仍在地毯上坐着,手指抠住了地板,那双漂亮的眼睛垂下去,表情阴郁。

祁翊对那个女人,和对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刚挂掉电话,乔予希便又一次缠到了他的身上,手搭上他的皮带。

祁翊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卡,“十万刀。”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乔予希指着自己胸口的齿痕,“不知道,哥哥的未婚妻看到这些,会怎么想呢?”




祁翊清冷的目光扫过了她身上的痕迹,面露鄙夷,狭长的眼中有风云涌动,“看来你选坐牢。”

乔予希的眼泪落下来,梨花带雨,委屈地控诉他,“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喜欢你有错么?”

乔予希低头哭着,伤心欲绝,那破碎的模样,怕是没有男人抵抗得了。

乔予希用余光看见了祁翊拿起手机,不知在摆弄什么,她在等他的回应。

几秒后,耳边突然响起了声音,是从他的手机里传来的。

乔予希听了不到半分钟,立刻抬起了头,泪痕挂在脸上,一脸惊愕看着他。

“做完了,他睡了,药效挺大的。”

“我没事,他做得狠才对,我才有理由缠着他。”

“今天谢谢你了,我明天和他谈判看看,他不好搞定。”

这是昨天晚上祁翊睡着之后,她打电话说的话。

乔予希不知道,祁翊从哪里弄来的这段录音,他昨天晚上明明就不清醒。

疑惑之际,面前的男人拿起了录音笔,“我有常年随身携带录音笔的习惯。”

乔予希:“……”

乔予希懵了,她没想到自己会被祁翊反将一军。

他是被迫害妄想症么,居然随身带录音笔,她昨天晚上根本没发现!

“别演了。”祁翊将她从身上推开,带起外套,头也不回地走了。

乔予希看着他扔在床头的十万刀现金,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狗东西。”

乔予希刚回公寓,方沁阳就围上来了,看见她一瘸一拐的,方沁阳担心,“你还好吧?”

“疼死了。”乔予希坐下来,“就是个衣冠禽兽,畜生不如。”

方沁阳:“要不要去看个医生?”

乔予希:“不用了,我涂点药。”

方沁阳:“祁翊怎么说?”

乔予希和方沁阳说了祁翊录音的事,方沁阳也惊了,“你是说,他随身带录音笔?”

“是不是被迫害妄想症?”乔予希咬牙,“我的计划都泡汤了。”

方沁阳细思极恐,“要不,你换个目标?”

乔予希盯上祁翊的时候,方沁阳就劝过他,祁翊这个人城府深,不好对付。

现在方沁阳更肯定这个想法了,祁翊哪天一个不高兴,随时都能把乔予希扔去警察局。

“不换。”乔予希眯起了漂亮的眼睛,“祁翊几号回国来着?”

“下月三号。”方沁阳问,“你想干什么?”

乔予希从手机里调出了一份资料给方沁阳看。

方沁阳看到名字和照片后,蹙眉,“你要去找他?”

——

半个月后,北城。

晚上十点,詹彦青把乔予希送到了公寓楼下,随她一起下了车。

“那我先回去了,下次见。”乔予希朝詹彦青笑着,那一双眼睛仿佛带着钩子。

詹彦青被勾得心痒,拉住她的胳膊,“不请我上去坐坐?”

乔予希无辜地看着他,“太晚了,不方便,下次吧。”

乔予希回国一周多,就成功勾到了詹彦青,祁翊未婚妻的弟弟,也就是未来小舅子。

男人就是贱,太主动的不喜欢,吃不到嘴里的才是最香的。

“明天我姐夫回来,在丽景酒店,你陪我一起去吧。”

方沁阳说过,詹彦青的女人拿卡车拉都拉不完,还是第一次带女人去参加这种正式场合。

看来,是个麻烦的……

但乔予希目的达成,欲拒还迎,“这样会不会不好?”

詹彦青:“不用有压力,带你混个眼熟就行,记得穿漂亮点。”

乔予希笑得眼睛弯了起来,眼影在路灯下闪着光,“好,明天一定给你个惊喜。”

——

翌日傍晚时分,丽景酒店门前层层叠叠围着保安与保镖。

一辆浅色的豪车上走出一个女人。

下车的瞬间,引路的保镖都看呆了眼。

那双漂亮的眼睛,清澈又无辜,卷翘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带着欲说还休的羞赧,胭脂色的腮红和裸粉色的唇膏,搭配着白色的吊带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又纯又欲。

乔予希撩动着头发,唇角轻轻扬起,立时吸引在场人目光。

能在这里出现的,非富即贵,乔予希是生面孔,那些蠢蠢欲动的公子哥们跃跃欲试,却看见一贯视女人如玩物的詹彦青迎上前,变得异常殷勤,“宝贝,你今天可真美。”

被夸奖的乔予希注意力并不在詹彦青身上,目光宴厅内寻找着。

还没来么?

詹彦青的手搭上了乔予希的腰,掌心柔软的触感让他喉咙发燥,真是个极品妖精。

“你知道多少男人在看你么,我真后悔带你过来,你今晚可得好好补偿我。”

詹彦青低语,手也不安分地揉她的腰,将她往自己身上贴。

宴会厅忽然一阵骚动,有人说:“祁翊来了。”




乔予希的视线马上向大门看去,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双手插兜,冷漠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厌恶。

“我姐夫来了。”詹彦青搂着乔予希上前。

这次距离不到一米,时隔半个月再见到他,他的喉结那里已经没有她咬出来的痕迹了。

乔予希毫不掩饰,直勾勾看着祁翊,洁白的牙齿咬着嘴唇,那模样,足以撩动任何男人的心弦。

但不包括祁翊,他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

詹彦青不知道这两人的暗潮涌动,“姐夫,你可终于来了。”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乔乔,宝贝,这是我姐夫。”

“哥哥好。”乔予希声音又嗲又媚,向他伸出了手,“早就听说哥哥很厉害,今天终于见到了。”

这个肉麻的称呼,让祁翊的表情更冷了几分。

面前的女人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柔弱无骨的手举在半空中,像一朵等待人去摘撷的小白花,清纯、不谙世事。

可祁翊比谁都清楚,这个女人的心机有多深,手段有多卑劣。

祁翊无视那只手,警告詹彦青,“管好你的人。”

乔予希眼睛里已经蓄起泪水,“是我唐突了,哥哥不要生气。”

祁翊冷漠照旧,像个旁观者。

詹彦青心疼地哄着她为二人打圆场,祁翊看着女人那曼妙的身姿,眼底满是嘲弄。

这个女人,一周前爬上他的床,如今又和詹彦青勾搭在一起,目的昭然若揭。

他就不应该对她手下留情。

今天这场宴会,是祁翊回国后的接风宴,詹彦青受他姐嘱托,办得十分隆重。

乔予希坐在角落里喝着香槟,看着别人上去对祁翊阿谀奉承,玩味地笑了起来,妖娆风情的模样,和刚刚的无辜清纯截然不同。

酒过三巡,乔予希看到祁翊只身一人去了走廊那边。

机会来了。

她放下酒杯,跟在了祁翊身后。

走廊没有人,乔予希看到那道高大的身影站在光影下,她听见了他叫了他未婚妻詹语白的名字。

真恩爱,这时候都不忘电话汇报一下行踪。

乔予希目光一凛,走上去,从身后抱住他,踮起脚找到他的耳朵,朝那里呵热气,轻轻唤他,“哥哥。”

通话还在继续,乔予希凑近了,听见了那边的詹语白关心的声音,“时差倒过来了么?最近北城温度高,你注意身体,今晚别喝太多酒,意思意思就行了。”

真体贴啊,乔予希将嘴唇贴上了他耳后的皮肤,鼻尖抵住了手机,手钻进了他的西装里,小猫一样挠着,“哥哥,哥哥,我好想你。”

男人的身体骤地紧绷住,反手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拽到了阳台前压住,虎口卡住她的脖子,目光阴鸷地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她掐死。

乔予希崴了脚,忍不住叫出了声。

“祁翊?”詹语白听见那边传来女人的声音,好奇地问,“你和谁在一起?”

乔予希听见这问题,立刻眉开眼笑,“哥哥,要我帮你回答么?唔……”

话没说完,祁翊粗暴捂住了她的嘴,和电话那边的詹语白说,“刚才有人路过,摔倒了,上去搭了把手。”

“嗯,这样啊。”詹语白笑着说,“难得见你这么热心肠呢。”

祁翊:“就当你在夸我了。”

乔予希听着他和詹语白调情,心中不快,便伸出了舌头,在他掌心舔舐。

他向她投来警告的目光,乔予希装没看到,舔得更卖力了,还一边用眼神勾他,小腿往他大腿上缠着,直到祁翊挂了詹语白的电话。

乔予希将他的手从嘴上抓了下来,舔了舔嘴唇,那两片唇瓣亮晶晶的。

祁翊向后退了一步,整理着自己的西装,乔予希跟牛皮膏药似的,又缠了上来,“哥哥不想我么,嘴上说着不喜欢我,一看到我就这样……原来男人也会口是心非呀。”

“离我远点。”即便两人胸口贴着,祁翊也无动于衷,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警告她,“三秒,不下去,我送你去警察局。”

“不要哦。”乔予希不仅不下去,还转过身,用臀去贴他,同时不忘回头告诉他,“北城的警察,管不了纽約的事呢,啊……!”

挑衅的话音没落下,身后的男人忽然掐住了她的腰,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时,人已经在男士洗手间了。

一抬头,就是祁翊那张充满厌恶与冷漠的脸。




这里是男士洗手间的隔间,门板下面有大片缝隙,影影绰绰看得见外面有人走动。

乔予希胆大包天,修长的手指在挠在男人的胸肌前画着圈,红色的指甲将她的手指衬得像透明的白玉。

“哥哥把我拉进来,是想做坏事么?”她撩拨着他。

“我不想再看见你。”祁翊那双性感幽深的眼睛里,散发着凛人的寒意,“离詹彦青远点。”

半个月前倒贴他的女人,今天摇身一变,成了詹彦青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她是别有用心。

祁翊一向看不上这种手段卑劣的女人。

乔予希顿时委屈了起来,我见犹怜,“是他缠着我不放,我只喜欢哥哥。”

“你叫我什么?”祁翊擒住她的下巴。

“哥哥。”乔予希不害臊,脆生生又叫了一遍。

祁翊“呵”了一声,“别叫了,恶心。”

“那天晚上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呢。”乔予希巧笑嫣然,替他回忆着,“那天我喊你哥哥,你很兴奋啊,差点把我送走。”

祁翊的手劲加大,眸底盘踞着风暴:“你要不要脸?”

乔予希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外面一阵骚动,然后有人叫了詹彦青的名字。

“彦青,你哪里找来的极品,睡到了没?”

“没。”詹彦青的语气难得严肃,“少拿她开黄腔,她跟别人不一样。”

“我操,你认真的?”对方显然非常惊讶,毕竟詹彦青是个海王,身边女朋友半个月换一个,没见他对谁这么认真过。

“怎么,我不能认真?”詹彦青问。

“能,能,你该不会还想娶她吧,哈哈,说不定你赶在语白姐和姐夫之前把事办了。”

这话说到詹彦青心坎儿上了,他爽朗笑了起来,“你丫嘴还挺甜。”

洗手间的门板没有隔音可言,这番对话,全部传入了隔间两人的耳朵里。

乔予希不以意,祁翊的面色却愈发阴翳了。

乔予希笑着说,“我知道叫你什么了……”

她踮起脚,柔软的手臂缠上了他的脖子,红唇贴到他耳畔,气若游丝,“姐夫。”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落下,祁翊就拧住了她的手腕,然后是咔吧一声。

乔予希疼得眼前发黑,祁翊这个狗东西居然把她的胳膊拧脱臼了!

被拧断了胳膊,乔予希没有精力再作死,祁翊一把推开了她,她坐在了马桶盖上,狼狈又凌乱。

祁翊整理着被她弄乱的领带,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等会儿出去,和詹彦青分手。”

“我不呢?姐夫想再断我一只手么?”乔予希委屈地控诉,“好疼。”

“知道疼就别招惹我。”祁翊说,“记住我的话,否则你断的就不是一只手了。”

乔予希看着祁翊头也不回地走出男洗手间,心里把他祖宗先问候了一遍。

她知道祁翊狠,但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能对她下手,她这胳膊不找医生是解决不了了。

乔予希趁外面没人,走出了男洗手间,回到宴会厅的时候,詹彦青正在到处找她。

乔予希红着眼睛撞到了詹彦青怀里,“我的手好疼。”

詹彦青看见了乔予希脱臼的手腕,心疼得要死,“怎么搞的?我带你去看医生。”

乔予希余光瞟见了祁翊的身影,又放肆往詹彦青怀里钻了一把,委屈巴巴地说,“我不小心摔倒了。”

“我现在就带你走。”詹彦青直接把乔予希抱起来了,两人瞬间成了宴会厅里的焦点。

祁翊看到那两人亲密的动作,长腿一迈,挡在了詹彦青面前,目光中带了几分审视。

“姐夫,她手受伤了,这里先交给你了,我得带她去医院。”詹彦青字里行间都是对乔予希的关心,“她怕疼。”

“让我司机送她去。”祁翊显然不打算让詹彦青走。

詹彦青哪里肯,“不行,我不放心。”

乔予希偷瞄了祁翊一眼,对上了他警告的眼神。

她吸了吸气,善解人意地同詹彦青说,“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可以。”

“那怎么行!”詹彦青说,“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放心?”

“姐夫,我先带她走了,改天请你喝酒赔罪!”詹彦青抱紧了乔予希,绕过了祁翊,快步离开。

祁翊面无表情看着那对男女,从他身边绕过时,那柔弱的女人忽然向他露出了一抹笑。

无辜,勾人,又带着挑衅。




乔予希的手腕脱臼了,医生说要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打了绷带。

乔予希看着那厚厚的绷带,娇滴滴嘟囔着,“丑死了。”

她脸上泪痕还在,眼眶红红的,发脾气都惹人心疼,詹彦青被拿捏得死死的,“谁敢说丑,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绷带。”

詹彦青要安排乔予希住院,乔予希拒绝了,没办法,詹彦青只能送她回家。

回去的路上,詹彦青的手机响了,乔予希看过去,是祁翊的电话,“是你姐夫,要接么?”

“你帮我接吧,我开车不方便。”詹彦青说。

乔予希面露难色,“他好像很讨厌我,我才不要和他说话。”

说完,她接起电话,放到了詹彦青耳朵上。

詹彦青:“姐夫。”

祁翊:“半小时内回来,有事找你。”

詹彦青:“明天吧,乔乔她……”

没说完,就被祁翊打断:“半个小时,后果自负。”

詹彦青来不及说什么,听筒里已经是忙音了。

乔予希将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估计祁翊是怕她借伤缠着詹彦青。

乔予希嘟起嘴巴,“他这么凶,你姐姐怎么会喜欢他哦?”

詹彦青替祁翊解释了几句,“他那人就那样,熟了就好了。”

乔予希:“他对你姐姐也这样么?”

詹彦青:“当然不是,男人么,对自己喜欢的女人肯定不一样,就像我对你。”

乔予希忽而笑了起来,水光潋滟的杏眼中纯情与风情交织,饱满的嘴唇轻轻扬起来,“原来如此。”

祁翊对詹语白越好,她就越是要把这好抢过来。

詹彦青心里是怵祁翊的,把乔予希送到公寓就走了。

方沁阳端着泡面出来,一眼就瞧见了乔予希手腕上的绷带。

“怎么去个宴会还受伤了?”方沁阳问。

乔予希闻着泡面的味道,分泌了口水,“给我吃两口。”

两人分了泡面,乔予希应该感谢祁翊拧断的是她的右手,现在她还能拿筷子。

吃着面,乔予希和方沁阳说了接风宴上的事。

“要不还是算了吧。”方沁阳听了都怕了,“你别去招惹他了,下次他说不定真的……”

“詹彦青说,他对詹语白特别温柔。”乔予希用筷子戳着泡面,语调讥讽,“狗男女。”

方沁阳从乔予希漂亮的瞳孔里看到了仇恨和摧毁欲,像是回到了那个时候。

“予希……”

“没事。”乔予希笑了起来,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鱼水情深是么,我偏要抢。”

吃完泡面,乔予希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方沁阳拿着她平板说,“好像有邮件。”

乔予希打开邮箱,俨然是一封面试通知书,方沁阳瞄了一眼,“你什么时候投的简历?哪家……等等,你投的峰合?”

——

乔予希坐在峰合的会议室等候近十分钟,会议室的门被推开,詹语白穿着一身OL套装走了进来。

如今的詹语白长相清秀干练,气质斐然,哪里还看得出曾经的影子。

乔予希胸腔汇聚起了恨意,手在会议桌下紧紧攥住,掌心被掐出了痕迹。

“抱歉,来晚了。”詹语白在对面坐了下来,打开了面试资料,“乔予希,是么?”

乔予希露出笑容,“是,詹总好。”

HR对乔予希印象好,她的学历和履历都突出,否则也不可能进入终极面试。

詹语白问的问题,乔予希对答如流,詹语白对她很是满意,“今天方便办入职么?”

乔予希言笑晏晏:“当然。”

入职峰合,比乔予希想象得顺利,HR给她发了offer,签了合同,她下周一正式上班。

HR叫周悦,人挺好,办了入职,还送乔予希出来,乔予希笑盈盈同她说,“谢谢您啦,下周见。”

她边说边转身,回头却看到了祁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詹语白今天刚出差回来,就迫不及待来看了,真恩爱啊。

“祁总。”周悦看见祁翊,忙去问他,“您找我么?”

乔予希拿着合同,从祁翊身边走了过去,瞄他一眼,朝他无辜一笑。

看到他凉薄阴翳的眼神,也丝毫不怕,潇洒地迈着步伐走了。

祁翊问,“那是谁?”

“她是詹总新招的助理,来这里办入职的。”周悦说。

“知道了。”祁翊双手插入口袋,转身就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