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丫的逃荒路
继续看书
林奶奶不喜欢李氏,这是有原因的林家兴到了说亲的年纪,林奶奶本想给他找一个本村的王姓姑娘不一定非是自己的娘家侄女,但也要对对方知根知底才好因为家里穷,又想找个好姑娘,因此相看的比较慢然而,忽然有一日,林家兴就带回来了一个陌生女子,就是李氏,并坚决要娶她为妻林爷爷林奶奶自然不同意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成为儿子的妻子,双方就这样僵持下来当然,最后做父母的怎么可能拗得过儿女,还是被迫同意了二人......

《林大丫的逃荒路》精彩片段

第1章 春阳福利院

林念春已经硕士毕业好几年了,至今仍然孑然一身。

她也幻想过有一天,遇见双向奔赴的爱情。但不知是因为自己满脸写着高冷还是孤儿的身份,这三十年来,竟一场恋爱都没谈过。

若让林念春的闺蜜来说,这都怨她自个儿。“虽然整天嘴上嚷嚷着谈恋爱,但却是行动上的矮子,一点主观能动性都没有,活该孤寡一辈子。

林念春也渐渐意识到,自己无法爱上别人,她只信任自己。

林念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有记忆起,她就生活在春阳福利院。这里的孤儿多是女孩,男孩都是有疾病被丢弃在门口的。

林念春猜测,自己也是因为是个女孩才被父母抛下的,因此从来没想过寻找亲人。

生活在春阳福利院,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孩子,工作人员只有院长妈妈和三个阿姨。平均分配到每个孩子身上,关注少之又少。

平心而论,林念春小时候绝不算乖巧听话的孩子,但也不是“刺头,因此被忽视似乎理所应当。

何况福利院大小也算是个“江湖,孩子与孩子之间,阿姨之间都有矛盾。

因此一上高中,林念春就搬出了福利院,在学校寄宿,周末去餐馆打工挣学费。

林念春高考正常发挥,进入平城学院读书,这是个二本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努力的结果了。

之后意识到学历的重要性,林念春考研到重点大学读研究生。毕业之后老老实实工作。

可能是从来没有被爱过,林念春不会爱人,也不愿意爱人。

后来她才知道,这叫做情感缺失症。

简单来说,就是缺乏共情能力,喜欢独处,对恋爱无感。

林念春对现状还算满意,在她看来,情感缺失不是什么大事,也无需治疗。

现在的她,正在回春阳福利院的路上。

每年过年的时候,林念春会自愿留在公司加班,挣三倍工资。

等到二月份,公司不忙的时候,再休年假回福利院看看。

林念春并没有多怀念这个地方,只是她没有家,出于责任回来看看也无妨。

下了出租车,远远地就看见郑阿姨在门口等着。

郑阿姨是福利院的厨师兼后勤,一切杂事都归她管。

“念春,终于到了,累不累,前几天你买的水果和蔬菜我们都收到了,孩子们很喜欢。郑阿姨说道。

“大家喜欢就好,郑阿姨,今年福利院情况怎么样?

林念春的工资一万出头,自己又不爱买东西,因此每月能存下来大半,经常给福利院买东西,改善孩子们的生活。

“这几年都没有新孩子进来了,现在孩子都金贵了,父母遗弃孩子也容易被发现,因此都没有新孩子被送进来。

“那可正好,把孩子们养大,您和其他阿姨们也该退休了。到时候领着退休金,还能多休息

“是啊,我今年也五十多了,把孩子们养大,我就轻松了,心里也没事了。

春阳福利院的院长妈妈和几位阿姨都是很负责的好人,虽然工作忙碌,每个孩子获得的关注也少,但对孩子们很好。

“郑阿姨,院长妈妈在哪里?林念春问道。

“院长啊,在她办公室处理文件呢,你可以现在就过去。

咚咚咚……

“进

院长妈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林念春推门而入。

“院长妈妈,是我,念春,回来了。

“念春,快坐下,你稍微等一下,我把这个文件处理好。

院长妈妈姓杨,据说几十年前在妇联工作,后来春阳福利院办起来后,主动申请要来这里工作。

林念春虽然情感缺失,在很多事情上不能感同身受,但是对院长妈妈和阿姨们还是非常感激的。

林念春坐在老旧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院长妈妈,我已经给您的银行卡转账了两万,您收到没有?林念春问道。

自从工作以后,林念春每年都会回来给福利院捐钱,最开始是五千,慢慢涨到了两万。

“收到了收到了。有了这笔钱,可以给孩子们买身新衣服。他们肯定都特别开心。院长说到。

春阳福利院是一家公立性质的福利院,虽有政府拨款,但大半都花在了儿童的疾病上。孩子们总是穿社会上捐赠来的旧衣服,都非常想要新衣服。整个福利院全靠偶尔的私人捐款改善生活水平。

“这次回来,还是住三天?院长询问。

“是的,还是以前的房间就行。

林念春每次回来,都要住几天,陪孩子们玩一玩,讲一讲外面的生活,给他们带来点希望。

这几天,林念春陪着半大孩子们做手工,教他们写作业,告诉他们城市里有动物园和游乐场。

动物园里有国宝熊猫,老虎、狮子、长颈鹿、大象……;游乐场里有过山车、海盗船、鬼屋、水上漂流……

只要长大了工作了就能都去玩。

因为福利院人手少,孩子们几乎没有外出的机会,所以特别向往外面的繁华天地。

他们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林念春,希望她能告诉大家更多外面的精彩故事。

三天时间一晃就过,林念春准备回去上班了。

春阳福利院在市区西郊,而高铁站在城市东边,坐出租车就要花一个小时。

因此为了避免晕车,一坐上出租车,林念春就打开窗户,闭上眼睛假寐。

……叱……刹……砰

林念春脑袋昏昏沉沉,半梦半醒间,她突然间听到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人们的叫喊。

她好像飞起来了,又重重落地,一阵巨大的疼痛感将她淹没。

她努力睁开眼,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却觉得眼皮上压着千斤重,隐约间透出满天的血色。

好累啊,林念春只觉得有一股沉重的睡意拉着她下坠再下坠,最终坠入无边的黑暗……

第6章 晚饭

粥已经煮上了,李氏开始择菜。

现在正是春天,山上田野上全是野菜,每天上午李氏和小王氏都要轮流去摘野菜,一整个春天的青菜都是这个。

今天上午是李氏去摘的野菜,中午已经吃过一顿了,剩下的今儿晚上一起炒了。

李氏把已经蔫儿的菜挑出来,新鲜的菜去掉根部,这些人不吃的一会儿会喂给鸡和猪。

李氏把青菜放进水盆里淘洗,虽然已经是春天了,水还是很冷,刺骨的寒意让手指发麻。她赶紧开始淘洗,足足洗了三遍才结束。李氏的手已经冻得通红了,像胡萝卜。

刚擦干手,灶台上的水已经咕嘟咕嘟响了,李氏迅速向装有面粉的碗里加水搅开,倒进锅里。

很快,米粥就做好了,开始炒野菜。

架上另外一口锅,李氏把筷子伸进装油的陶罐,蘸取了一点点,蹭在锅底上,放入蒜和花椒,又放入盐和酱油,炒出香味,最后一股脑儿地把野菜放进去,不停地翻炒就行。

青菜易熟,菜也炒好了。林爷爷和林家旺林家兴也从田里回来了。

现在正是灌溉的时节。要不然怎么会有俗语“春雨贵如油。春天容易旱,若到一定时候还没下雨,或者雨水不够,就要人工灌溉。水田还好,一般都直接挖好沟渠,直接从青水河引流。但旱地就需要农田主人一点一点从河流挑水过去。

一桶水只够浇一小片地,一个人一次只能挑两桶水。六亩地要好几天才能完工呢。

这也是个力气活,很累人。

“开饭吧,老二家的,你去帮忙盛饭。林奶奶显然也看到了回来的三人,连忙吩咐两个儿媳妇盛饭。

吃饭一般是在林爷爷林奶奶的屋子里,他们的屋子里有一个八仙桌,能坐下连带小孩的所有人。

林念春也被抱了出来,虽然什么都不能吃,但多见见大家也挺好的。

“娘,就吃这个呀,你儿子我这几天干的活可累人了,比在镇上扛大包都累。你这做的饭,一点荤腥都不见,明天哪有力气啊。林家旺一看桌子上绿油油的野菜,就抱怨道。“而且,这野菜我们都吃了好几天了,能不能换个菜啊。

“可以啊,只要你出钱买,想吃啥我都给你做。

“可是娘,我挣得钱一半都交给您啦,我哪有钱买肉。

“你才交了多少钱,你吃的油盐酱醋不要钱啊,每年给你买的布不要钱啊。何况今年还没干几天活呢,想吃肉,没门。林奶奶对妄想花钱的人毫不客气,即使这是她儿子。

林家旺挨了一顿骂,顿时老实起来。

林奶奶给壮劳力一人分了一个饼子,她自己和儿媳妇儿则半个都没有。媳妇们也不要,自家有多少粮食每个人心里都有数,她们若吃了,就是在抢自家男人的口粮。更何况,林奶奶分饭食一向公正,女人若下地干活,也是可以吃饼子的。

林爷爷拿起饼子吃了起来,“地里的活确实比较累,明天早上炒个鸡蛋吧,行吗?最后一句明显是在问林奶奶。

“哼,行吧。林奶奶从不当众反驳林爷爷。

“地快浇完了,之后,你们俩还去镇上找活干,到时候挣了钱,再买肉吃。林爷爷吩咐兄弟俩。

“行,爹,不过刚开春,镇上估计也没啥活。林家兴说到,他也很想挣钱买肉吃,一看到大娃干瘦的身板儿他就心疼,但没活干谁也没办法。

“你们就在镇上等着,到时候叫你们媳妇做好干粮,不要在镇上买饭吃。

“行吧,爹。

林念春就躺在自家娘亲怀里,竖起耳朵听大家说话,加深对这个家庭的了解。

林奶奶很快就吃完了饭,把李氏怀里的林念春抱走了。

“他爷,你看,大丫长得多好看啊。眼睛圆溜溜的,鼻子又高又挺。

“是啊,好看,挺像她娘的。林爷爷接话。

“嗯,林奶奶淡淡地回应一声,“是像她娘。

李氏尴尬地笑了笑,悄悄用手肘捅了一下林家兴。

林家兴立马反应过来,“什么呀,我看大丫是像娘的多些,娘是杏眼,我闺女也是杏眼,可不是像您吗?

林奶奶这才高兴起来。

林念春见林奶奶这样吃醋,不由得笑起来。

“大丫笑了,真可爱。

“妹妹,我也要看妹妹。已经吃完饭的二娃这个时候也叫喊起来,他只在房间里看到过睡着的林念春,还没见过醒着的妹妹。

林念春也没见过才一岁半的二娃。

“二娃,过来看。林奶奶伸着手招呼道。

二娃从小王氏的怀里跳下来,顺着桌子跑过来。

“嘻嘻……林念春很给面子地冲二娃笑起来。

“瓶儿,咱们也生个闺女吧!闺女可比小子可爱多了。这是看见大丫如此可爱的林家旺悄悄对小王氏说的,可惜,饭桌上的人都听见了。小王氏的闺名是王银瓶,她还有个姐姐叫金瓶。

“去一边儿去。小王氏红了脸。

这会儿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吃完饭,大家很快就要睡觉了。

李氏把大丫抱回来,林家兴牵着大娃,一家四口回了屋。

“孩他爹,你去打点热水来泡泡脚,解解乏。

“好嘞。林家兴把大娃抱上床,很痛快就答应了。

厨房的灶上一直温着热水,他舀出三瓢热水,又加上一瓢凉水,端进屋子里。

大娃已经有点困了,林家兴拍醒他,脱掉他的鞋袜,先给儿子洗脚。

安顿好大娃后,李氏和林家兴又加了一瓢热水才开始泡脚。

二人都是劳累了一天,腿酸痛酸痛的,伸进热水里,整个身体都松泛了,舒服的很。

他们的床是很大的土炕,并没有冬季保暖的功效,单纯只是因为造价便宜。

大娃调皮,晚上总会翻来翻去,为了不让他半夜掉下床,他睡在最里面。接着是李氏,林家兴睡在最外侧,婴儿林念春睡在爹娘中间,让她和调皮鬼哥哥隔开,否则大娃一定会把林念春给踢醒。

林念春左边是爹爹,右边是娘亲,心里美滋滋的,很快就进入梦乡。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